图片 39

上坪古村 东方传统营造的当代重生

Posted by

上坪古村,地处福建省三明市建宁县溪源乡,是中国传统村落,福建省历史文化名村。上坪村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大部分村民为杨姓,族谱记载是汉代太尉杨震的后人。村落现有格局完整,两条溪流绕村,并在村口汇聚,形成完整的风水格局;村中有多处省级文保单位,如大夫第、杨家祠堂、社祖庙、赵公庙等,此地民风淳朴,历史上也出过很多文人,据传朱熹也曾到过上坪,在此地讲学,并留下墨宝。因此,上坪有“书香水村,明水绕古村”之名。

文/宋联军

图片 1

摄影/金伟琦、周梦

图片 2

耕读传家 深山里的千年古村落

上坪古村水口区域改造后全貌

上坪村位于福建三明市建宁县溪源乡,这里是武夷山脉中段东麓,西面与江西省黎川县接壤,村子四面环山,是山间一处盆地,即便是现在,从县城到这里的交通也不算十分便利。但在明清时期,闽赣之间的一条官道从这里经过,处在深山之间的上坪成为政府官员、商贾小贩往返建宁和江西之间的一处重要驿站,村落迅速繁华起来,至清乾隆年间,村里的人口已经增至3000余人。

图片 3

沿溪流顺路向上,走到上坪村口,路边有逐级提升的荷塘梯田,迎面是两株参天古树,一颗水杉,一棵紫玉兰,这是两棵“把村”的风水树。树后是建于乾隆四十二年的杨氏家庙,三门两边各有巨幅白底黑字对联,其中右门联为“华夏杨门精忠报国益中华,关西夫子宗德齐家平天下”,还有一副门联是:“繁衍千秋绍先祖正气,昌隆万代法四知宗风。”几句话道出了上坪古村的由来和传世发家的祖训。

上坪村原貌

图片 4

村口节点的改造是上坪古村重要节点建设工作的一部分,同步进行的还有杨家学堂区域和大夫第区域。因为是历史文化名村,所以必须在保护的前提下进行设计。设计团队没有采用常用的修旧如旧的方式,也没有赶时髦的进行民宿的打造,而是挑选了村庄中若干闲置的小型农业设施用房,如猪圈、牛棚、杂物间、闲置粮仓等进行改造设计。植入新的业态,补足古村落旅游服务配套设施,为村庄提供新的产业平台是此次工作的重点;而基于在地性,乡土性,同时强调建筑的当代性、艺术性和趣味性是设计的基本原则。在这些的基础上,设计团队还要为村庄提供后续经营的指导,设计乡村文创产品,以及相关的宣传推广,可谓从产业规划到空间营造,再到旅游产品和宣传推广的一条龙服务。

上坪古村水口区域航拍。

图片 5

上坪全村姓杨,村落肇始于五代十国时期,据村里族谱记载,上坪杨家为东汉名臣太尉杨震(人称关西孔子、四知先生)之后,上坪杨氏始祖为杨感遁。当年其祖父杨达圣随王审知由河南固始入闽,王审知失政后,杨达圣的孙子杨十四郎为避乱世,携家人从福州一路跋涉来到建宁,见这里地势平坦,溪水环绕,四周林木繁盛,认定是一块风水宝地,于是在此安下家来,开始了开荒种田、避世筑居的农耕生活。因感叹世事沧桑,家族流离失所,避乱世而居,杨十四郎也改名为“感遁”。

修建过程

1000多年来,历代杨氏子孙在这里辛勤耕读,使上坪杨氏发展成当地的名门望族,其后人在宋明清三代分别中进士1人、举人2人、秀才98人,先后有130多人在外为官,其中官居二品2位,4位官拜大夫。功成名就之后,杨氏子孙不忘故里,村里先后修起了多所牌坊、家庙、学堂,至今保存下来的较为完整的古建筑还有五代同堂牌坊、杨氏家庙、社祖庙、古学堂、古香园、司马第、大夫第、得水园等26处古迹。

场地情况:位置重要,但状况急需改善

悠久传奇的历史,丰厚的人文底蕴,上坪村很早就入选全国传统村落名录和福建省历史文化名村。但是现在的上坪早已不是当年的鼎盛状态,岁月轮转,时代更迭,大部分造型精美的古建筑已经毁坏消失,剩余下来的也都不同程度的遭到过损坏,留驻的村民也只剩下100余户,曾经同四周山水一样明亮的村庄已经渐渐黯淡了下去。

村口是古村的水口,也是村民祭拜祖先、神灵的地方。村口原有建筑包括:社祖庙、杨家祠堂、廊亭、以及烤烟房和杂物棚;古桥、玉兰树,荷塘是村口主要的景观元素,它们与古建筑一起构成了该区域的基本风貌。

图片 6

图片 7

上坪古村水口区域改造后全貌。

图片 8

2016年,上坪村被列入全国乡村旅游扶贫重点村系列建设项目,当地政府规划总投资5000万元,重点对上坪古村落内具有历史文化价值的建筑进行修缮和保护,还原古村历史风貌,将其打造成为具有闽西北客家文化传承特色的山地村落和书香气息浓郁的水村旅游品牌。

除社祖庙、杨家祠堂外,原有建筑并不理想。廊亭是1980年代农民为了把守水口(因为当时修建机动车道,破坏了原有的风水格局)草草兴建的,主体结构为毛石垒砌,厚重、粗劣,且封闭的形态既不利于内部的使用,又阻隔了入村时候的视线,急需改造。烤烟房和杂物棚位置显眼,但长期闲置,也是消极的元素。

2017年,计划投资3000万元的
“上坪古村再生计划”开始实施,上坪古村迎来了新的生机。

设计任务:补充服务设施,重塑村口场域

好建筑是活的

村口是进入上坪村的门户,也集中了若干古迹和景观元素,但缺乏旅游服务设施,供游客歇脚、餐饮。原廊亭位置非常重要,它既是入村第一眼看到的构筑物,也是连接杨氏祠堂和社祖庙的中间点,但原有建筑无法满足这些诉求,急需改善。此外,如何将场地中的闲置建筑进行整合,再利用也是此次工作的重点。

负责“上坪古村再生计划”设计的是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副教授何崴。何崴从2006年开始参与新农村规划建设工作,由他带领团队设计的《西河粮油博物馆及村民活动中心》、《丽水市松阳县平田村“爷爷家青年旅社”》项目,先后获得金点设计奖年度最佳设计奖、“WAACA中国建筑奖-社会公平奖”优胜奖、亚洲最具影响力设计奖铜奖、2016年HD
Awards经济型旅社/民宿大奖 等多个国内、国际奖项。

图片 9

建筑应该是活的,何崴这样认为。

改造手法:古中带新,艺术介入

何崴说:建筑在乡村建设中的位置既是前端,又是末端。

并不刻意的追求复古的形式,也不使用过于现代、城市化的形态,村口节点的几个新建筑希望在保持在地性的同时,在局部呈现新的气象,从而使新建筑身兼古与新的双重个性。

所谓“前端”,是因为建筑对乡村改变的影响最明显,也是最早完成的。同时,建筑作为使用者的行为载体和容器,也决定了乡村振兴的一系列后续行为是否能展开和完成,所以必须提前介入。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改造后的杨家祠堂节点,它们原来是杂物间、牛棚和谷仓。这里位于上坪村两条溪流的交汇处,是入村后的道路分叉口,地理位置非常重要。

图片 13

所谓“末端”,是建筑作为一种物理呈现,不是孤立存在的。

上坪古村文创产品:手绘地图及印章

何崴说:中国大部分乡村的建筑多处于闲置状态,原因不单是建筑风格或质量问题,而是因为常住人口减少,以及村庄原有经济产业如农业的增收能力减弱等造成的。单纯改造建筑,创造一个美丽的“空壳子”,并不是乡村建设的正解,建筑空间必须和事后的使用、经营和产业挂钩,在某种情况下甚至要服从后期经营的需求而使自己“变丑”,这样才是好的设计。

图片 14

在乡建进程中,何崴十分警惕村庄的景片化、纯旅游化。他认为试图把一个村庄打造成消费型景区,制造“一条街”,是十分危险的,这样也会伤害村落生态和自然环境。他把自己所参与的乡建项目称为
“触媒”,这些小型的、插入式的改造如同针灸,也如同酵母,所带来的改变是潜移默化的。

上坪古村文创产品:拓印版

何崴说:好的建筑是滴入村庄的活化剂,是融入村落肌底的酵母,能催生出新的生机和力量。

廊亭:将原有的封闭的毛石廊亭拆除,用木材重新塑造一个新的,更为通透的廊亭。它既要满足阻隔视线,锁住水尾的传统格局,又必须让坐在廊亭里的人可以看到周边的景色,过往行人。设计师在采用传统举架结构的基础上,对外立面进行了大胆的改良,利用格栅形成半通透的效果,并在半高的位置开了一条通长的“窗”,形成框景。这种形态乍看很现代,但细看又能从中看到唐宋时代中国建筑的影子,也从另一个角度回应了上坪村传说中可以追溯到宋代的历史。廊亭中当地居民自发供奉的神像被妥善的保留好,并重新安置回新建筑原有的位置上,设计师希望通过对原有信仰的尊重,使新廊亭与老廊亭建立一种传承关系,也让当地人更容易的接受这个村中的新成员。灯光的处理,进一步加强了廊亭作为村口精神性的符号功能。夜晚,从远方归来的村民可以在很远的地方就看到廊亭中的灯光,它引导着人们回家的方向。

重塑村庄公共空间,恢复古村呼吸的动力

图片 15

“上坪古村再生计划”,重点建设为:村口区域、杨家学堂周边区域、大夫第周边区域三个节点景观。

图片 16

何崴介绍了这次的设计理念和策略。上坪古村溪流环绕,并在村口汇聚,有完整的风水格局;村外有水田、山林、竹海,农业景观丰富;村中有多处文物古迹,村民日常生活节奏正常,整个村落的结构完整。所以“上坪古村复兴”不是一个简单的建筑改造设计,而是试图从产业策划、建筑、文创和经营一体化的角度入手思考乡村振兴问题。设计团队从产业策划入手,选取村庄中的三个重要空间节点,对其中的多个小微农业生产设施建筑(如猪圈、牛棚、杂物间、闲置粮仓)进行改造和再利用,并在此基础上进行文创设计,重塑村庄的公共空间,希望以此能重振地方文化,改善村庄公共服务能力,提高农民收入。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改造后的廊亭,适合村民歇脚聊天。夜晚,从远方归来的村民在很远的地方就可以看到廊亭中的灯光,它引导着人们回家的方向。

图片 20

阳春三月来到上坪古村,遇到村口高大的玉兰树花开,一树花海,香气袭人。夏日走到这里,水塘荷花朵朵,溪水潺潺,送走酷暑,带来阵阵山间的微凉。秋天,村落四周的田野稻香阵阵,提醒人们丰收季节的到来。即使到了冬天,闽南的温润气候依然让这里的山野翠绿盎然。

廊亭

作为进入上坪古村的门户,横跨溪水的古桥、两棵古树、荷塘是村口区域最主要的景元素,它们与树后的古建筑一起构成了这一区域的基本风貌。溪水在这里汇聚成水塘,既可以种荷、养鱼,也兼做蓄水池,同时这里也是村民祭拜祖先、神灵的地方。

彩云间:建在原来场地中杂物棚的基地上。它是一个不大的小房子,基本保持了当地的棚架的格局,半高架约1.5米,人在其间,可以从高处俯视面前的荷塘,从而完成村庄整体格局中的“观水”主题。建筑的功能是水吧,设计师希望它成为村口供人歇脚的场所。因为空间不大,所以内部格局不复杂,就是一个简单的方盒子。面向村庄的立面,采用了中轴的木窗板,使内外空间形成灵活多变的可能性。窗板并没有墨守成规,而是将一侧油漆成七彩的颜色,这样无论是远观,还是在室内,建筑都平添了一抹妩媚。设计师希望,这个新的服务设施能为古老村庄带来一点戏剧性的“冲突”。

图片 21

图片 22

廊亭内的鱼灯装置。

图片 23

村口的原有建筑包括:社祖庙、杨氏家庙、廊亭、以及烟房和杂物棚。建于清代的杨氏家庙建筑面积625平方米,是二进制单檐歇山顶抬梁木构建筑,布局层次分明,梁柱全部用卵榫镶嵌而成。杨氏社祖庙位于水塘对面,建筑面积300平方米,据专家考证,该庙建于宋末,为木土混合结构,面阔五间,庙内雕梁画栋,美不胜收。不过,这两栋建筑并不是再生计划的关注目标。

图片 24

正对入口的廊亭修建于上世纪80年代,当时村里修建机动车道,破坏了村口原有的风水格局,为了把持住原有的水口,村民就匆匆在这里盖了一个廊停。廊停的主体结构为毛垒砌,外观感觉厚重、粗劣,建筑封闭的形态既不利于内部使用也阻隔了入村时的视线,所以急需改造。旁边的烤烟房和杂物位置也很显眼,并且长期闲置,也是景区中的消极元素。

彩云间室内

同时,村口区域缺乏相应的旅游服务设施,不能供游客在这里歇脚、餐饮,这些也是急需改善的内容。

图片 25

在这一节点,再生计划将改造手法定义为:古中带新,艺术介入。即不刻意追求复古形式,也不使用过于现代、城市化的形态,希望修复后的建筑在保持在地性同时,在局部呈现新的气象,从而使新建筑身兼古与的双重个性。

彩云间立面变化

现在的廊亭是古村之前没有的,再生计划将原有的封闭毛石廊亭拆除,用木材重新塑造了一个新的、墙体通透的廊亭。新的廊亭既满足阻隔视线、锁住水尾的传统格局需要,又可以让坐在廊亭里的人能够看到周边的景色和过往行人。

烤烟房:作为当地农业的传统工艺遗存,烤烟房具有一定的旅游观赏价值,可以满足城市人对传统制烟工艺的好奇。但设计团队并不希望把改造工作停留在原有工法的简单再现上,一种艺术的手法被引入,通过一个光和色彩的装置,烤烟房被塑造成对中华农耕文明,及其紧密相关的太阳的歌颂。阳光被分解和强化为彩色的光,从天窗照入室内空间,奇幻的光影效果为简单的空间提供了浪漫的色彩。设计师希望这里成为一个仪式性的场所,通过反映太阳的艺术装置,现代人可以反思人与自然的关系。

图片 26

图片 27

彩云间是一个不大的小房子,建在原来场地中杂物棚的基地上,基本保持了当地棚架的格局,半高架约1.5米,人在其间,可以从高处俯视面前的荷塘。这里新建了一个“水吧”,人们可以在这里品尝上坪古村的文创产品:彩云间咖啡和上坪莲子露。

图片 28

在采用传统举架结构的基础上,再生计划对廊亭的外立面进行了大胆改良,在半高的位置开了一条通长的“窗”,利用格栅所形成半通透效果,形成一个开阔的框景。廊亭中还妥善地保留了当地居民自发供奉的神像,设计师希望通过对原有信仰的尊重,使新、老廊亭建立起一种传承关系,也让当地人更容易接受这个村中的新成员。

图片 29

通透的墙壁也强化了廊亭的指引作用,夜晚,归来的村民远远就看到廊亭散发出的灯光,引导着人们回家的方向,这也进一步加强了廊亭作为村口精神性的符号功能。

图片 30

彩云间是一个新的水吧,建在原来场地中杂物棚的基地上,地面被高架了约1.5米,保持了当地原有棚架的格局,坐在房间里,可以从高处俯视面前的荷塘,从而完成村庄整体格局中的“观水”主题。因为是杂物间,所以这里面积不大,内部格局是简单的长方形,设计师希望它可以为村口的人歇歇脚,面向村庄的立面,采用了中轴的木窗板,使房间的内外空间变得灵活多变。窗板的一侧油漆成了七彩,远远望去,像是塘边升起的一抹彩虹。

图片 31

图片 32

烤烟房内部的彩虹艺术装置

烤烟房内部的彩虹艺术装置。通过一个光和色彩的装置,阳光被分解和强化为彩色的光,从天窗照入室内空间,奇幻的光影效果为简单的空间提供了浪漫的色彩。

图片 33

烤烟房经过改造后,墙壁依然保持着原来的样子,房内挂烟叶的横梁也都全部保留。作为当地农业的传统工艺遗存形式,依照传统建造的烤烟房本身就具有旅游观赏价值,满足城市人对传统制烟工艺的好奇。

烤烟房艺术装置试验

不过改造工作并没有停留在简单再现上,设计师通过一个光的装置,让从天窗射入室内的阳光分解成了彩色的光,奇幻的光影效果为简单的空间提供了浪漫的色彩。烤烟房也被塑造成对中华农耕文明及与其紧密相关的太阳的歌颂。

项目信息:

图片 34

项目名称:上坪古村复兴计划之水口篇

杨家学堂的新建筑分为“一动一静”两个部分。“一动”是利用杂物间改造的书吧的售卖部分,这里相对热闹,拿书借书,买水喝水,以及设计团队专门为上坪村创作的一系列文创产品都在这里集中展示、销售。

项目地点:福建省三明市建宁县溪源乡

沿着杨氏家庙和廊亭之间的路上行,转过一个山脚,就来到上坪村两条溪流的交汇处,这是进村后的道路分叉口,也是杨家学堂的所在地。

业主:溪源乡人民政府

早在宋代,杨氏后人杨早先就开始捐资办学堂,学堂地址特别选在两溪汇合处,取聚水聚才之意。他特地留下一块田取名助学田,收的田租用于奖励学业有成者,并且还请了当时的大理学家朱熹来学堂讲学,如今,学堂正厅还保留着朱熹所书“读圣贤书,立修奇志”的对联。

建筑设计:三文建筑/何崴工作室

再生计划选择这里作为节点,既考虑了旅游人流行为的需要,也照顾到了古村的历史文化。

主持建筑师:何崴

节点的改造对象是学堂外几间废弃的农业生产用房——杂物间、牛棚和谷仓,改造后分别成为:书吧和读书室。这一设计一方面是为外来的观光者提供一个休息和了解村庄历史文化的地点,同时也为当地人,特别是孩子们提供一个可以阅读、了解外面世界的窗口,并为重拾“耕读传家”的文化传统提供了一个新支点。

建筑设计团队:赵卓然、李强、陈龙、陈煌杰、汪令哲、赵桐、叶玉欣、宋珂

图片 35

设计面积:2700平方米

“一静”是读书、静思的空间,称之为“静雅”,它由牛棚改造而成。“木房子”被稍微抬起,将阳光引入原本黑暗的牛棚。

设计时间:2016年8月-2016年11月

走进名为“广悦”的书吧,让人绝对想不到这里原来是个几乎倒塌的杂物间。原房屋朝向溪流的一侧是封闭的毛石墙,开窗很高,为了把溪流和对面的田园景观引入书吧,设计师在室内加设了一个高台,走上高台才能看到窗外。这样做既保留了原有建筑与溪流、道路、村落的关系,也满足了人们登高远望的要求,同时也丰富了室内空间。房屋向村庄的一侧,原有的围墙已经倒塌,现在这里是一整面的落地玻璃,既重新定义建筑与村庄的邻里关系,也改善了室内采光不理想的问题。

建造时间:2016年11月至今

“广悦”里陈设的是再生计划专门为上坪村创作的一系列文创产品,这里也成为上坪村对外展示的窗口,外来人可以在这里阅读上坪古村的“前世今生”;村里人也可以透过物理性的窗口(建筑朝外的落地玻璃将书吧和村庄连着一起)和心理的窗口与外面的世界进行对话。

照明设计: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张昕工作室

乡村读书室“静雅”的前生是一间牛棚,空间矮小,顶棚有一个放置草料的夹层。改造后的读书室沿用了牛棚原本的空间模式,只是将上面的“木房子”稍微抬起,一方面增加下层空间的高度,另一方面将阳光引入原本黑暗的牛棚,这里将成为阅读者的新窝,安静、封闭,不受外部的干扰,唯一能打扰你读书的是从两层空间缝隙射入的一缕阳光。牛棚原有的毛石墙面被保留下来,新添置的懒人沙发被安置在地面上,柔软对应强硬,温暖对应冰冷,产生出新的戏剧性的冲突。

照明设计团队:张昕、韩晓伟、周轩宇、牛本田

二层的草料房被重新分割,一半空间分给了楼下,剩余的一半继续用作阅读室,不过这里的空间仍然很低矮,必须从户外爬梯子慢慢进入,方式并不舒服,这也是设计的目的之一。设计师希望这样一种“慢”的状态,使阅读者能更小心地体味身体与空间的关系,在读书中反思人与自然,反思人与环境。

室内施工图设计:北京鸿尚国际设计有限公司

图片 36

摄影:金伟琦、日月蓝草

由废弃猪圈改造的酒吧——“圈里”,位于上坪古村复兴计划中最后一个设计区域的大夫第节点。

装修严选

大夫第是一座大理石造牌楼,位于古村中间部分,这里曾经是出外做官的乡绅私宅,传闻曾经有县官借了这里审案,不想私宅不能做法堂,结果时隔不久这里就发生了火灾,宅院基本废弃,只剩下了牌楼和部分围墙。大夫第周边景观资源丰富,有古井、水塘和溪流,过去这片区域是村庄重要的公共活动场所,特定节日里会有傩戏等表演。但现存建筑有些凌乱,猪圈、杂物间和棚架等闲置建筑削弱了这片区域的公共作用。再生设计主要针对这几个闲置建筑展开,通过空间改造,重新植入建筑的公共服务功能,使区域重新激活,重塑公共场所。

更多

因为是猪圈改造的,所以酒吧的名字叫“圈里”。酒吧的外观并不特别,尽量保留了原有建筑的材质和形制:毛石围挡和木构屋架。在内部设计成田字形平面,田字的四个区域就是原来的四个猪圈,现在变成了吧台、散座和炕席,原本猪圈的围墙也进行了保留,成为四个区域的分隔墙。慵懒和戏剧性是“圈里”希望传达的气氛,撞色和碎花的靠枕、炕桌、石槽,由钢筋条焊成的走廊地面,配上可变色的LED地灯……这里的设计是希望在古村中创造一个“异类”的部分,它可以服务到村里来的年轻人群体,增加上坪古村旅游的丰富度。

免费设计

莲舍是由杂物间改造的茶室。这是一间位于大夫第旁边水塘边的杂物间,水塘的开阔视野使它成为区域内最显眼的视觉焦点。新的茶室保留了原有建筑的毛石围挡,只对上层的木结构进行整修,原有的老木材被尽量保留下来;朝水的一面,落地门窗和架在水上的平台加强了建筑与水景的关系,也给新的使用者带来临水而居的感觉。配合改造后的茶室,原本空闲的水塘也种上了荷花,给整片区域都带来了新的活力。

免费提供多种设计方案

对村中戏台的改造,是对原本就有的两个棚架进行了重新整理,这是当地村民用来榨笋、制作笋干的棚子。这次的设计对其中一个棚架进行了保留,只做了适当整修,村民可以继续作为制笋之用,游客也可以参与体验生产。另一座棚架变成了凉亭,如果有傩戏演出,它就变成了观众的看台。

请输入您的称呼请输入手机号立即申请

图片 37

“圈里”是区域内最主要的新建筑,它的外观并不张扬,尽量保留了原有建筑的材质和形制,但内部却别有天地。

利用古村原有的文化历史传统,结合村落建筑特色,复兴计划打造出一系列专属于上坪古村的乡村文创产品和旅游纪念品。如利用朱熹墨宝对联创作的书签、笔记本,建莲和笋干的创意农业包装,由圈里酒吧衍生出的“猪”主题丝巾等。这些产品汇集在一起,构成了“上坪集物志”,既传承了上坪古村的历史文化,又为村庄旅游提供了新的收入。

很多具有旅游资源的村落,特别是传统村落经常会遇到一种情况:游客在游览完村庄后,不会在村庄中停留,甚至不会在村庄中进行任何消费。这种“过境式”的旅游对村庄伤害很大。改造前的上坪古村也面临这种“有的看,无停留,有客人,没消费”的尴尬局面。

何崴介绍说:以乡村旅游为主要目标的乡村建设需要具备五个要素:有的玩,坐下来,住一晚,带着走,可以晒。一个村庄如果能具备或者通过建设创造出这五个要素,就初步具备了激活乡村的基本条件。

在上坪古村,建筑师最主要的任务就是解决“坐下来”的问题。再生计划中对猪圈、牛棚、杂物间、闲置粮仓等场地重新利用,并植入新的功能业态:酒吧、咖啡、茶室、书吧等,这样的处理方式,对村庄的原有秩序干扰不大,前期投入也可控,但古村面临的主要矛盾却可以得到解决。

图片 38

设计师希望在古村中增添一些现代元素,让它吸引更多村外来旅游的年轻群体。

多年的工作经验让何崴体验到,建筑师在从事乡村建筑设计的时候应该从多种角度切入,从多个层面来考虑问题,而不是唯建筑论。在乡村建设中,建筑师的角色不是导师,而是工匠的平等对话者、建设的参与者和地域文化的学习者和改良者,只有这样,新的建筑才能和当地人的生命体验息息相关,才能够恰当地融入村落的原始生活和环境,并将成为一种“触媒”,以点带面,带动全村的活力和振兴。

2018年正月初二,经过再生计划改造一年之后的上坪古村举办了传统的晏神节,吸引了省内外众多游客来这里过年,体验传统山村里不一样的“年味”,上千人参与了活动。溪源乡党委书记陈俊铭介绍:环境整洁了,村里增加的新设施也让游客感觉很好,旺季的时候,村民自产的农产品都很畅销。

2018年,“上坪古村复兴计划”获2018北京国际设计周“传统工艺设计奖”提名。

图片 39

随着新建筑的出现、新功能的植入、新产品的面世,日渐凋落的古村,如今成为色彩斑斓的“彩云间”,实现了上坪成为留得住又活得好的样板古村落。

提名理由:本项目以上坪古村为服务对象,作者巧妙地运用传统营造工艺,结合当代空间设计理念,用跨界融合的方法,改善乡村环境,提高村民收入,非常可贵。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项目中,没有简单的就建筑而设计建筑,就文创而设计文创,而是尝试打破不同领域间壁垒,将产业策划、建筑、文创等多个领域的内容整合在一起,融合创新。没有采用大拆大建的方式,而是利用村庄中的闲置资源进行改造;在改造过程中,强调了对传统工艺的继承与当代转化,也注意了地方传统文化的保留和发扬,具备环境友好和人文关怀特征。

项目完成后已经取得了显著的成果,村庄环境得以改善,公共生活变得丰富,村庄活力得以被激发;项目也获得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受邀参与了2018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中国城市馆展览,并获得首届设计权力榜年度设计作品大奖。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